商场风云|监守自盗,坚守之道

发布时间:2020-02-13 发布者:亚洲时报

亚洲时报特约撰稿人 费萼丽




前言:


当下疫情肆虐,就宏观经济层面的负面影响非常明显:需求和生产骤降;投资、消费、出口均受明显冲击;短期失业上升和物价上涨等等。同时,疫情也充分暴露了我们在社会治理、应急体系、医疗科技、小微企业融资难贵、税费负担重等方面的长期累积问题。


当年我EMBA的老师刘予丰教授,讲授了非常重要的一课:危机就是转机。此刻,越是危难时机,越见君子品行。阳明先生当年历经千难万险,便是八字立头:君子利艰贞,晦可明!


今日所讲:危难时机,坚守二字!


1 监守或坚守


监守自盗——出自《汉书·刑法志》:“守县官财物而即盗之。已论命复有笞罪者,皆弃市”。意思为窃取公务上自己看管的财物。


不久前还能在公园散步时,遇见一对年轻姐妹,二十出头的年纪。


妹妹大声嚷嚷:你看看现在,大家都这样做的,钱都不明不白地进了口袋,赚快钱来得容易啊。


姐姐停顿了一下,辩护说:也不是啊,应该还有很多人在干干净净地赚呢。


那你说说,都有谁?

两人的话头,突然开始沉默。


作为路过之客,我缓缓走过,心中却异常沉闷。这个世界,在年轻人眼里,真的就如此不堪了吗?


如今的社会,不缺财富不缺名利;但,取之有道的君子,却是难得一见。最起码,是被说和被传播得不够。


如今各种财经媒体变得越来越有影响力,不论是出于扩大传播还是其他考虑,它们大多强调和突出欺诈等负面行为。比如震惊世界的安然事件,被《财务诡计》的作者授予最富有创意的收入伪造无耻奖等。


当然,它们推动了我们从这些消极例子中进行反省和成长,作用无可厚非;但是,过度关注负面新闻,无视了其他几十亿件正在进行的正当交易,也无视了还有其他几十亿人需要的正面影响。


我们今天便来说说事物本存在,却少为人知的另一面。


2 留住一寸白


我所在的国内城市繁华异常,但本人选中的住地却是安静郊区。原意是为父母养老安置的住所,如今自己却已然习惯那份静谧。偶尔再去城里居住,竟得用了隔音耳塞才能勉强入眠。


母亲病了,有朋友专程探望。因为路途遥远相对闭塞,时有迷路不知来途者。


但A是个例外。他很快到达,迅速按了门铃。


我甚是惊讶,问:怎么这么快?

我很熟悉这里啊。

为什么?


多年前的这里一片荒芜。于是,申请养殖场便获批百多亩的土地。后随经济增长,尤其是房地产市场的发展,土地变得珍贵起来。政府要求重新回购,评估价格远低于实际投入成本。且,A重新找了另一家顶级评估机构评估,与政府的评估价格相差数千万。僵持之下,剑拔弩张。有人献策,不如以百万献礼,获得千万回购资本,以求平安度过此关。


A言辞拒绝:这样的事情,我怎么可以做的出?


他虽出生寒门,但父母纯善,家风极严,风骨甚高。后,折腾数月,想想还是以对方出价为妥协。


《太平御览》中说:“欲为千金之裘而与狐谋其皮,言未卒,狐相率逃于重丘之下”。与狐谋皮狐狸会跑走了之;可若与虎谋皮,老虎大王可不是吃素的。于是,勉强以接近成本价成交。那多出的数千万,算是交了学费。


如今时过境迁,但房价地价依旧坚挺,比当日更有过之无不及。


我问:你后悔吗?

他笑:怎么会?当年那位管事的,不两年就进去了,无期徒刑。


所以,于我,没有庆幸,我早就告诉自己:“粉身碎骨全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即便要粉身碎骨,也要清清白白的碎了去。


A如今早就身价翻了无数倍,如此这番历练,不过是冥冥之中的层层累土,铸就了如今的九层之台。


3 失去一片天


可能是近年《奇葩说》和《吐槽大会》太火。朋友家里安排的美妙家宴,不知怎么就变成吐槽奇葩大会:要求在座的每个人,将身边最有个性的奇葩吐槽一下。


艺术家头脑里蹦出的第一个对象:曾为一名职位不低的公务员a。艺术家曾与他私下聚餐,后者不请自带了一位好友b。饭桌上,a与好友b觥筹交错,情谊深厚,互相赞誉有加。不想一个月,友谊的小船便翻了。原因无外乎金钱:a利用职务之便为好友b介绍生意,b给的介绍费低于正常标准很多。


于是,两人开撕,甚至两个家庭都介入,老婆孩子都进入一同混乱之中。最后,以b告a公权私用,a便彻底离开了公务员的岗位为收尾;撕完不久,他的婚姻又开始互相撕;离完不久,他和老同事又开始撕……这真是一个爱撕的典范,但撕来撕去,情理抛开,不离两字——金钱。


自古金钱都是无辜,担了那么多年污臭的“阿堵物”恶名。人们爱它,却也生怕别人知道自己爱它。


实际上呢,金钱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人们迫切要得到它的那颗贪婪的心。


孔子说:君子爱财,没有问题;取之有道,才是关键。


4 财与才需共存

 

唐朝时期,杨炎因家族以孝出名而被唐德宗选拔为宰相。贵为辅政大臣,他也不负众望:推行改变贫富负担赋税不合理的“两税法”,皇室财政与国家财政分开的“公赋独立”原则,以及开世界各国预算制度之先河的“量入为出”等财政制度,建立了非常卓越的功勋,一时被朝廷内外赞誉为非常有政绩的“贤相”。


但,事情的另一面是:他爱财如命且监守自盗,引起朝中大臣的日益不满。不久,宰相卢杞伺机弹劾。最终,一代“贤相”落得了个被唐德宗处死的下场。


虽说这世间万物,都是起于青萍之末,止于草莽之间。但这事情不知不觉,轰轰烈烈的起末之间,总有一番需要遵守的规则:比如说畏惧之心,比如说坚守之道。

爱财不可怕,有才不可畏。


怕和畏的是缺乏一颗足够坚韧的心来对抗诱惑,缺乏一点足够受用的智慧来保护自己的初心。而,修炼得这份坚韧和智慧,才是上天给予人们才和财的根本动机。



作者简介:

费萼丽女士笔名“空空”,人称“费老师”。英国圣安德鲁斯大学社会人类学硕士,中山大学法学研究生,武汉大学高级工商管理硕士。曾任职凤凰卫视多年,从事专题片拍摄的记者、编导工作。


插图来源:电影《监守自盗》海报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文章授权亚洲时报中文版发布,转载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特别声明: 本站转载或引用之图文若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及时更正、删除。版权问题及网站合作,请通过亚时中文网邮箱联系:asiatimescn@sina.com

热门话题更多>>

扫一扫手机阅读

ATimesCN手机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