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半数的两栖物种正走向灭绝

发布时间:2019-05-16 发布者:亚洲时报

剑螈


今年3月份,一项发表在《科学》杂志上的研究声称,有501个青蛙和蝾螈物种被一种名为壶菌的致命真菌推向了灭绝的边缘。事实上,这一数字超过之前预估的两倍。


厄瓜多尔天主教大学中的一只树蛙(红眼蛙属)


本周早些时候,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委员会宣称,人类带来的影响给大约一百万物种的生存造成了威胁,其中就包含了40%的两栖动物,涉及大约3200个物种。


一只蓝尾火腹蝾螈


5月6日发表在《当代生物学》杂志上的一项最新研究中,研究人员借助统计学分析发现,另外1100个被国际自然保护联盟列为“数据不足”的两栖物种,应当被列为濒危物种。


美国巴尔的摩国家水族馆中的一只大口蛙


该研究的第一作者,耶鲁大学生态学家amela González del Pliego称:“在新热带地区,我们已知的受威胁物种与那些数据缺乏的物种有着类似的地理分布。因此,如果我们试图保护那些受威胁物种的栖息地,我们也能够保护到那些数据缺乏的物种。”


一只北方钩鼻蝾螈


国家地理杂志探险家,国际自然保护联盟洪都拉斯两栖动物专家团队的负责人Jonathan Kolby声称自己对于新的统计学结果并不惊讶。他声称或许有些东西比数字更加重要。


位于亚特兰大动物园中的一只雄性白斑玻璃蛙


国际自然保护联盟根据动物受威胁程度将其分为无危物种、近危物种、易受伤害物种、濒危物种、极度濒危物种和灭绝物种。


密西西比河国家博物馆和水族馆中的虎螈


如果物种信息缺乏,那就意味着科学家们没有足够的信息来评估它们的灭绝风险。


一只马来西亚有角叶蛙


Kolby称,通常新发现的物种会被标注为数据缺乏,因为我们对它们知之甚少。同样,有一些物种相对来说更加难以进行研究,比如说那些体型小而且行动隐秘的物种,或者生活在遥远栖息地的物种等。


生活在托莱多动物园中的一只白斑蝾螈


Kolby称,不管怎样,国际自然保护联盟一直做着不断的努力,试图确定这些数据缺乏的物种是安全的。许多人都首先关注的是濒危或者极度濒危物种,因此数据缺乏的物种并未得到足够的保护资金。


一只金黄色的马来西亚斑腿树蛙


最新研究表明,数据缺乏的物种和许多众所周知的物种一样易受伤害。González del Pliego称,她的团队通过分析两者之间的风险特性得出这一结论,比如说体型、栖息地大小以及地理位置等。他们按照这些特征,对那些被国际自然保护联盟列为数据缺乏的物种进行了筛选,并且得到新的物种名单。


密西西比河国家博物馆和水族馆中的一只赤背蝾螈


这项研究的另外一个重要发现就是,中非和南亚等特定区域缺乏对两栖类动物的保护计划。这些区域的国家和科学家们需要针对数据缺乏的两栖动物建立新的保护计划,尤其是无法在已知濒危物种的保护措施中受益的两栖类物种。


菲尼克斯城市动物园中的一只大平原蟾蜍


国家地理杂志探险家,澳大利亚博物馆的两栖类生物学家Jodi Rowley称,两栖类动物是地球上我们了解最少也是最受威胁的物种。我们正处于令人激动而且十分关键的历史时期,我们也在快速发现着这颗伟大星球上的生物多样性。


位于俄勒冈州动物园中的一只粗皮蝾螈


亚特兰大动物园中的一对蟾蜍(Bufo coniferus)


底特律动物园中的一只大钝口螈


丹佛动物园中的一只东方铃蟾


亚特兰大动物园中的一只蟾蜍,学名Ollotis signifera


一只斑纹蝾螈


一种有角蛙(学名,Ceratophrys stolzmanni)


正处于变形中的一只树蛙(学名,Hyloscirtus phyllognathus)


厄瓜多尔天主教大学中一只罕见的丑角蟾蜍


辛辛那提动物园中的一只河滨钝口螈,已经被列为近危物种


皮尔森动物园中的一只马达加斯加岛芦苇蛙


两栖类生物学家Jodi Rowley称,我们需要做出改变来确保大多数物种都不会永久消失,现在还为时不晚。


文章来源:网易科技


特别声明:本站转载或引用之图文若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及时更正、删除。版权问题及网站合作,请通过亚时财经邮箱联系:asiatimescn@sina.com

热门话题更多>>

推荐文章

更多>>

扫一扫手机阅读

ATimesCN手机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