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时公益|斯里兰卡制衣人

发布时间:2019-05-07 发布者:亚洲时报

免责声明:《斯里兰卡制造》的拍摄过程中,Remake团队探访了各种各样的制衣工厂,既有注重可持续性的,也有不注重的。片中制衣工人的观点来自多个环境和角度:工厂、宿舍和私人住所。片中出镜的女性并不一定被片中的工厂所雇佣。我们拍摄这部短片的使命是给这些制衣工人一个发声的平台。


作者:邓文依民


Remake与Stand Up Movement Lanka,2017年9月于科伦坡,斯里兰卡(前排右二为本文作者邓文依民)


在2017年秋天,还是Parsons设计学院时尚设计系大四学生的我,非常幸运地和Remake一起踏上了改变了我人生和时尚职业规划的一段旅程。大学四年,我的研究和设计热情一直都是可持续时尚。在这段旅程之前,可持续时尚(Sustainable Fashion)对我来说是环保的面料,零浪费的版型和草木染,但经过一周对斯里兰卡制衣工厂的探访和与制衣工人面对面的交流,我对可持续时尚的理解被大大充实了。


我们关注可持续时尚,是因为我们在乎人类可持续的生存环境。时尚产业是全球制造污染最多的产业之一。每年因生产面料而排放的温室气体超过了所有国际航班和海运加起来的数目。这个产业一年生产五千三百万吨的面料,但同时70%被丢弃在垃圾填埋场或者被焚烧。我们不能再以当前的模式继续运作下去了。可持续时尚的兴起表达了我们的根本追求:更好的生活和更好的未来。但时尚供应链里的工人们此时此刻正活在压迫中,她们也同样想拥有更好的生活和更好的未来。这就是为什么可持续时尚这个概念应包括产业内外人们的福祉:可持续时尚不仅是为了消费得起衣服的人能有可持续的生存环境,也是让制作衣服的人能有经济上可持续的生活。她们不应当一辈子被困在穷困线边缘。


刚过去的4月最后一周,是时尚革新周(Fashion Revolution Week)。这一全球范围最大的可持续时尚动员源自于2013年4月24日带走了1134条生命的孟加拉Rana Plaza的倒塌。八层大楼里的死伤者大部分是为服装品牌制造廉价衣物的制衣女工。自事件发生后的六年来,全球各地的消费者和时尚爱好者们自发动员起来要求时尚产业正视它对环境的巨大影响和对其供应链工人负有的责任。因为没有人应该为时尚付出性命。在时尚革新周,人们在关心同一个问题:“Who made my clothes? 我的衣服是谁做的?” 我最近终于给 《斯里兰卡制造》 加上了中文字幕,希望这个短片可以启发你去寻找这个问题的答案。


近期在斯里兰卡发生的恐怖主义袭击撼动了整个世界。在这个凝重的时刻,希望亡者安息,家属也能从悲痛中坚强地走出来。我衷心祈望这个美丽国度得之不易的和平能被重新恢复。




以下内容从Remake官网的英语原文翻译而来:


踏进一个大型制衣工厂,你会被它的庞大规模所淹没:无数缝纫机此起彼伏的声音,一排排女性埋头奋力地工作。她们完成每日定额的压力在空气里就能感觉到。在制衣工人的家里探访她,你会发现她住在一个拥挤又昏暗的空间里,却需要一周要上六天12个小时的班才能勉强糊口。


但坚强又坚忍的她不把自己看作是一个受害者。因为她,是家庭的支柱。


给《斯里兰卡制造》划三个重点


1. 这帐算得不对:

工厂里一个T恤的生产线共有40个人同时工作,但这样一件T恤只卖8英镑(约人民币70元)!而唯一让衣服价格这么便宜的原因就是工人的薪水被一压再压。


2. 时尚产业散发着殖民主义的恶臭:

哪怕当地最有权势的卖家和工厂经理都告诉我们买家才是上帝。西方的品牌决定了价格和发货日期,他们不得不遵守。在这样一个力量悬殊的体制下,工人想要生活只能靠大量加班以赚取微薄的薪水。作为消费者,我们每一次购买廉价快时尚就是在为这个剥削体制投一张支持票。


3. 把麦克风传给制衣工人:

斯里兰卡的服装制造业雇佣了约35万名工人,其中82%是女性,且大部分人的薪资低于当地基本生活工资水平。我们希望从这些女性口中说出来的故事,可以触及到更多人的心,改变我们的想法,从而促使我们发展出更好的消费习惯。


伴随着研讨会的形式,我们在各个时尚院校和世界各个城市放映了《斯里兰卡制造》。通过Remake的一部部影片,我们正团结着热爱时尚的人去一起创造一个更加公正的时尚产业。以下是我们的精彩时刻:


旧金山 | California College of the Arts 加州艺术学院



“如果我们真的想要通过时尚来表达我们的个人和社会身份,我们需要更加认真地来思考这个过程。时尚本身的装饰性正在驱动着过度消费。与其去购买一个廉价的且虚假的身份,不如让它变得真诚和更加贴合你本真。修补你的衣服,给它们注入创意色彩,舍得去买值得买的衣物——让它们陪伴你更久一些。”

Paul Dillinger | Levi Strauss and Company 全球产品创新副总裁


阿姆斯特丹 | Fashion For Good Museum 时尚造福博物馆



“当你和工人们对话时,你才能更好了解基本生活工资的含义到底是什么。你会开始了解给工人们提供健康保障、教育、住宿和基本生活工资到底需要付出什么努力。”

Safia Minney | People Tree 创始人 


纽约 | Parsons School of Design 帕森斯设计学院



“当我和Remake在斯里兰卡的时候,我最受感触的是这些女性的生活平常。她们只是想要支撑她们的家庭、她们的父母、她们的孩子——这都是对我来说很重要的东西。设计过程中微小的改变能在这里产生巨大的影响,不仅仅是影响到这些女性更是她们支撑着的家庭成员。我们需要给自己配备更多知识:这个产业背后的故事,是真实的人和真实的生命。”

Yvonne Watson | Parsons设计学院 课程与学习副系主任


洛杉矶 | Galerie.LA



“Remake鼓励我们去‘穿出你的价值观’。在Galerie.LA,我们倡导‘买出你的价值观’。我曾当一个明星造型师当了很多年,然后变成了一个有意识的消费者。我当时没办法找到我想要穿的品牌:品牌的价值观要和我的价值观相同。我想要找到我既想穿又能珍惜的衣物。这和追逐最新的潮流没有关系,更关键是要去建立一个鲜明的个人风格,独立于这些潮流风向之外。”

Dechel McKillian | Galerie.LA 创始人



结语


我把Fashion Design翻译成时尚设计而非服装设计,是因为Parsons不仅仅教会了我如何设计衣服,它还教会我如何反思和改进时尚这个巨大的产业和系统。一个时尚设计师的能力不止于能设计漂亮的衣服。在服装品牌遍地都是,衣服被随意丢弃的今天,我们需要什么样的新衣服?我们真的需要新衣服吗?我们如何确保新的时尚是在给这个社会添加意义而不是徒增负担?可持续时尚需要多方合作才能取得有意义的进展:品牌、消费者、供应链和各国政府缺一不可。消费者在其中的作用便是利用其庞大的数量和坚定的诉求去推动剩下三个环节的运作。


关于Remake


Remake是可持续时尚的非营利性组织,我们相信时尚可以造福社会。通过第一手的纪实资料和故事,Remake让在背后驱动时尚产业的女性们站到前面来发出她们的声音。时尚是一个充满剥削的产业:主要体现在低薪酬和不安全的工作环境。但是这个产业也有推动社会进步的能力:全球范围内预计有七千五百万人在为这个产业工作,大部分是18岁到34岁的女性。这些工作是她们踏出贫困的第一步。在庞大且复杂的供应链里,这些不可或缺的女性变成了衣服背后的隐形人,没有地方让她们发声。而Remake正是以给这些女性发声的平台为宗旨,向更多的人和消费者分享她们的故事。


Remake带着未来的设计师和KOL走进世界各地的制衣工人的社群里,去和为我们制作衣服的女性面对面地交流。通过这些对话,我们可以窥见到这些女性们的生活、希望和梦想,以及更好地了解服装制造业的道德问题。从柬埔寨,斯里兰卡到墨西哥,Remake希望这些旅程能让整个时尚产业更有共情,去激励年轻人和设计师用她们的力量来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好。


电邮   yimin@remake.world

网站   remake.world


作者:邓文依民


邓文依民毕业于Parsons设计学院时尚设计系本科,专注于可持续时尚的研究、设计和倡导。可持续时尚、社群以及中国传统手工艺保育是依民的热情。他的毕业作品《呼吸》与闲云夏布合作,设计了一个以夏布作为主要面料的中性服装系列。他在毕业后立马成为了Remake的纽约大使,为Remake撰写行业领导者访谈、观点文章、参与公开演讲、建立合作关系以及纽约地区的活动策划与组织。依民即将于今年九月前往巴黎政治大学Sciences Po攻读国际发展硕士,以另一个角度来推动他的可持续时尚事业。


电邮   dengyimin1996@gmail.com

网站   yiminism.com




特别声明: 本站转载或引用之图文若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及时更正、删除。版权问题及网站合作,请通过亚时中文网邮箱联系:asiatimescn@sina.com

视频推荐

更多>>

扫一扫手机阅读

ATimesCN手机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