磁悬浮来了!沪深广,京港澳或率先落地

发布时间:2021-02-24 发布者:亚时财经

近日,广东省自然资源厅公布了《广东国土空间规划(2020-2035年)》的初步成果,并进行为期一个月的公众咨询。

备受瞩目的是,两条磁悬浮高速首次浮出水面。《规划》明确:省域空间内将预留纵横两条高速磁悬浮廊道,分别是纵向的京港澳高速磁悬浮以及横向沿海的沪(深)广高速磁悬浮廊道。

(预留六大重要廊道规划示意图,图源:广东省自然资源厅)

从线路的走向上看,京港澳高速磁悬浮对应的是“三横六纵两联”中的京港澳通道,沪(深)广高速磁悬浮对应的是国家沿海通道。沪(深)广高速磁悬浮沿海途经上海、汕尾、深圳和广州。

京港澳高速磁悬浮在广东省内则自南向北串联珠海、广州和韶关。两条磁悬浮高速的交会点都在广州。

磁悬浮列车(又称“磁浮列车”)时速可达到600公里,若实际建成,上海、广州两市相距约1600公里,3小时内可通达;广州至北京约2000公里,3.5小时内可通达。

高速磁悬浮具备无接触运行、磨耗小、维护量小、高级修周期长、系统可用性高,具有全寿命周期的技术经济竞争力。

与之相关的,高速磁悬浮交通系统还具有很多技术优势:车辆采取抱轨形式,不存在脱轨风险,可以更好保证车辆的安全运行。作为一种新兴高速交通模式,高速磁悬浮具有高速快捷、安全可靠、运输力强、舒适准点、绿色环保、维护成本低等优点。

相比于高铁,这可能将节省一半以上的出行时间,媲美飞机。考虑到机场一般距离市区较远、飞机可能出现晚点等因素,磁悬浮列车未来在出行效率方面或许更胜一筹。

目前中国的高速磁悬浮交通系统研发已经取得突破,技术上可行,但从国土空间规划、成本投入、工程化挑战、对现有交通格局的影响等多方面综合考虑,距离真正落地仍有时日。


磁悬浮或率先在城市群内落地

京港澳高速磁悬浮、沪(深)广高速磁悬浮预留通道的消息一经发酵,迅速引起了多方关注。

国家发改委城市中心综合交通规划院院长张国华称,国土空间规划与交通基础设施的关系非常密切。在国土空间规划里,一般会对未来的新型基础设施做一些战略性的空间预留,但这并不意味着真正的落地。

广东省自然资源厅工作人员亦对外回应,从目前规划编制的阶段来说,只是一个初步的成果,还没有经过论证、审批等程序,磁悬浮距离投入商业运营预计还需要一定的时间。

但从种种相关信息来看,近年来,磁悬浮正在成为多地筹划的交通方式之一。

2019年6月,海南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网站发布《关于遴选海口至三亚轨道交通项目规划方案研究承担机构的通知》,当中列出了两种交通方式的备选,分别为海口至三亚350km/h高铁,以及海口至三亚时速600km/h高速磁浮列车。

2019年,成都在编制其《东部新城综合交通规划》时也提到,规划预留成渝600-800公里/小时超高速磁悬浮建设通道。

2019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了《长江三角洲区域一体化发展规划纲要》,其中提出,积极审慎开展沪杭等磁悬浮项目规划研究。

2020年9月,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工程院副院长何华武表示,中国时速600公里高速磁浮列车已进行的选线方案研究共有两条,分别是沪杭磁浮与广深磁浮。

沪杭磁浮全长约164公里,将设杭州城、嘉兴、上海南、世博会、龙阳路站,并在龙阳路站与上海现有磁浮线路连接;广深磁浮则将选取广州东至深圳香蜜湖东站方案,全长约110公里,设广州东、东莞蛤地、深圳香蜜湖站,未来有望接入香港九龙站。

不难看出,目前各地公布的磁悬浮列车设想或计划,基本是在城市群的范围内,连接核心城市。有专业人士指出,磁悬浮列车的造价大约为高铁的1.5到2倍左右,大运量客流能够更好地覆盖成本。

据《广州日报》报道,广东省提出的高速磁悬浮,并非进入规划建设阶段的新线路。不过,根据此前官方公布的信息看,沪(深)广高速磁悬浮首先建设的极可能是广深段。


编辑:Lyzine


特别声明:本站转载或引用之图文若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及时更正、删除。版权问题及网站合作,请通过亚时财经邮箱联系:asiatimescn@sina.com

上一个:
贝康医疗-B(2170.HK)全球首款遗传病阻断试剂盒进入临床,商业化进程加快
下一个:
华为打响牛年折叠屏"第一枪",概念股业绩可期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