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文韬:建筑师的情怀应该是奔往世界的美好

发布时间:2020-01-23 发布者:亚洲时报

有一条叫“鱼小新”的大鱼,因为被一只叫“猫小元”的猫猫追赶,流浪到了海湾边上。


这是正在深圳海上世界艺术文化中心展出的“大鱼小新”游乐空间背后的故事——来自香港建筑设计师阮文韬的奇思妙想。


“其实小新是鲲鹏,不过翅膀还没长大,所以不能飞。它被猫小元追,但是没关系,猫现在在广州。”阮文韬兴奋地向我们介绍他团队创作的“建筑快乐/快乐建筑”儿童游乐软空间设计系列“鱼猫仙山”。


位于深圳海上世界艺术文化中心的“大鱼小新”。(图源:Groundwork元新建城


建筑师要做实验,探索空间的本质


阮文韬是来自香港的建筑设计师,曾参与香港文博会、巴塞尔艺术展设计工作,也多次受邀为香港政府完成社会性项目。


早年阮文韬在世界多地学习生活过,并担任奥地利蓝天组驻中国项目统筹。然而见闻越多,他越意识到这个世界不是完美的,建筑师需要有更大的责任。于是,他辞去工作,于2011年在香港正式成立自己的工作室“元新建城”(Groundwork)——在他看来,一个既能赚钱又有主张的建筑事务所。


有系统性建筑教育和从业经历的阮文韬非常明确,Groundwork主要做三件事:一是研究,通过研究来引导设计;二是品牌和服务,通过他所信奉的“Total Design”来做美学灌输;三是探索性和实验性设计,旨在让人和美学、空间产生关系。


Groundwork创始人阮文韬接受亚洲时报专访图源:亚洲时报)


“鱼猫仙山”便是阮文韬在探索性和实验性设计中的一次成功尝试,目前在广州、深圳等城市展出反响很好。


尽管作为Groundwork的企业创始人,阮文韬有商业盈利的目标,但他坚信建筑师一定要做实验,哪怕暂时不盈利,因为如果只是做重复性的商业项目,就失去探索空间的本质。


“鱼猫仙山”的巧思追根溯源来自于阮文韬两年前帮香港政府写一个关于儿童游乐空间的政策。这项政府社会性项目使他开始接触很多和儿童、教育有关的东西,并秉承“快乐建筑”的理念。


“其实就是希望把空间变成玩具,让小孩了解空间,和空间互动,让小孩可以和家人和其他小朋友冒一起冒险、一起玩。”阮文韬向亚洲时报说道。


在他理解,快乐和空间就是这么纯粹。


用数据支撑疯狂,用曲线发窍思维


Groundwork的业务里,一半是做品牌和研究,四分之一是商业地产,另外四分之一是教育相关。这些按一定比例分布的业务分类恰如其分地佐证了阮文韬自允的“懂做生意的学院派”。他注重调研,重视公司经营管理,同时也牢记创业的初衷是实现自己认可的价值主张。


Groundwork刚刚帮助位于香港九龙塘的宣道小学完成扩建工作。阮文韬认为,这个花了三年时间建好的学校正是Groundwork价值主张的典型代表。


像学校这样的客户,原本可以直接给一个比较平稳的方案,但阮文韬团队选择了一个非常疯狂的想法。新建好的学校通过运用大量曲线淡化僵硬的空间边界,让学校不再给人压抑感。在人工成本及其昂贵的香港,这个做法大胆而疯狂。


扩建后的宣道小学(图源:Groundwork元新建城)


除了香港宣道小学,阮文韬在深圳景田另一个在建小学里同样疯狂运用曲线设计。在学校这种比较“严肃”的建筑空间里,阮文韬强调“曲线”的运用,其中蕴含了他对教育的深思。


阮文韬解释道,直线是效率,但念书不能讲效率,念书应该是思维发窍的过程,每天都有不同的领悟,每天都有不同的阳光和触景。


“Groundwork的精神就是,虽然我们做很多研究,很有逻辑性,但是也很叛逆疯狂,在学校这种简单的空间里加入很rock 'n' roll的元素。我们是在用数据支撑很疯狂的想法。”


建筑师的追求应该是奔往世界的美好


除了是Groundwork创始人,阮文韬还曾在香港理工大学当了7年讲师。阮文韬坦言现在的大学建筑系教育需要革命。他认为,当下建筑系教育缺乏“哲学“因子,老师不再教学生去理解问题,只在意答案,甚至很多学者并没有干过真活、去过工地,只教理论。遗憾的是,这基本上是现在学术界的主流。


”我们教学生很多技巧,却没有教他们思维、教他们去聆听;现在的大学只讲空间学,只讲光和影,却不讲哲学,哲学是关于人怎么活的。”阮文韬感慨道。



Groundwork创始人阮文韬(图源:亚洲时报


随着时代发展,除了学界,建筑行业业界也面临新议题。阮文韬认为,人类处在一个所谓“后数码时代”,建筑师需要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专注做更简单的事。


“为了追求最大最多,我们会做很多永久影响地球的事情。因为建一个建筑就占据了地球一块地,世界上就因此少了一块地。”阮文韬说,”建筑领域的追求应该是往世界的美好去奔往,而不是强调哪些项目是最好最大——这种论调不应该是建筑师该有的情怀。”


建筑师的情怀或许从来不需要很宏大,简简单单即可。就像被问及未来的规划一样,阮文韬的想法特别简单——希望“鱼猫仙山”能到更多的地方去开展。


他曾在中国东北地区生活过,“那里冬天很冷,小朋友没什么地方做运动,鱼猫仙山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采访:黄婉仪、陈逸舟

撰文:黄婉仪

供图:Groundwork元新建城、亚洲时报/陈逸舟



特别声明: 本站转载或引用之图文若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及时更正、删除。版权问题及网站合作,请通过亚时中文网邮箱联系:asiatimescn@sina.com

热门话题更多>>

扫一扫手机阅读

ATimesCN手机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