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公布

发布时间:2019-10-08 发布者:亚洲时报

北京时间10月7日下午5点30分,2019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公布,获得者有三位,他们分别是来自哈佛医学院达纳-法伯癌症研究所的威廉·凯林(William G. Kaelin, Jr.),牛津大学和弗朗西斯·克里克研究所的彼得·拉特克利夫(Peter J. Ratcliffe) 以及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的格雷格·塞门扎(Gregg L. Semenza)。


 

三位获奖者 (图源:The Nobel Prize in Physiology or Medicine 2019, Retrieved October 7, 2019)


诺贝尔奖的评语指出,这三名科学家发现了对人类以及大多数动物的生存而言,至关重要的氧气感知通路。此前,三位研究者已因这项研究获得2016年拉斯克基础医学奖。

 

获奖理由:发现至关重要的氧气感知通路

 

生物体感受氧气浓度的信号识别系统是生命最基本的功能,然而学界对此却所知甚少。三位科学家阐明了人类和大多数动物细胞在分子水平上感受氧气含量的基本原理,揭示了其中重要的信号机制,为贫血、心血管疾病、黄斑退行性病变以及肿瘤等多种疾病开辟了新的临床治疗途径。

 

在上世纪90年代,Ratcliffe教授和Semenza教授发现,一段特殊的DNA序列看似和缺氧引起的基因激活有关。一旦这段序列出现突变,生物体就对低氧环境无所适从。

 

后续研究发现,这段序列在细胞内调控了一种叫做HIF-1的蛋白质,而这种蛋白由HIF-1α与HIF-1β组合而成。

 

作为一种关键的调控蛋白,在缺氧环境下,HIF-1会启动基因表达。而在富氧环境中,这一蛋白又会被降解。

 

而后结合肿瘤学家William Kaelin对希佩尔-林道综合征(Von Hippel–Lindau disease,VHL综合征)的研究,发现VHL蛋白可以通过氧依赖的蛋白水解作用负性调HIF-1。


 

感知氧气通路示意图 (图源:2016 Albert Lasker Basic Medical Research Award: Oxygen sensing)


揭示生物氧气感知通路,不仅在基础科学上有其价值,还有望带来创新的疗法。比如倘若能通过调控HIF-1通路,促进红细胞的生成,就有望治疗贫血。而干扰HIF-1的降解,则能促进血管生成,治疗循环不良。

 

另一方面,由于肿瘤的生成离不开新生血管,如果我们能降解HIF-1α或相关蛋白(如HIF-2α),就有望对抗恶性肿瘤。目前,已有类似的疗法进入了早期临床试验阶段。

 

他们将获得金质奖章、证书,并分享900万瑞典克朗(约合人民币647万元)的奖金。

 

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近5年获奖者

 

2018年,美国免疫学家詹姆斯•艾利森与日本生物学家本庶佑,凭借他们发现负性免疫调节治疗癌症的疗法方面的贡献”。

 

2017年,三名美国科学家杰弗里•霍尔、迈克尔•罗斯巴什和迈克尔•扬,凭借他们在研究生物钟运行的分子机制方面的成就获奖。

 

2016年,日本科学家大隅良典凭借在细胞自噬机制研究中取得的成就获奖。

 

2015年,中国女药学家屠呦呦,以及爱尔兰科学家威廉•坎贝尔和日本科学家大村智,凭借他们在寄生虫疾病治疗研究方面取得的成就获奖。

 

2014年,拥有美国和英国国籍的科学家约翰•奥基夫以及两位挪威科学家梅-布里特•莫泽和爱德华•莫泽,凭借他们发现大脑定位系统细胞的研究获奖。

 

亚洲时报 综合:知识分子,药德康明,澎湃新闻

责任编辑:杨志杰

特别声明: 本站转载或引用之图文若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及时更正、删除。版权问题及网站合作,请通过亚时中文网邮箱联系:asiatimescn@sina.com

热门话题更多>>

扫一扫手机阅读

ATimesCN手机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