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人为什么愿意捐献巨资修复巴黎圣母院?

发布时间:2019-08-09 发布者:亚洲时报

当巴黎圣母院这座标志性的大教堂几乎被大火吞噬时,整个大西洋都沉浸在悲痛之中。与此同时,捐款也“纷至沓来”。

 

圣母院西玫瑰窗的雕像。摄影:Benoit Tessier /路透社


据电法国遗产协会(The French Heritage Society)执行董事詹妮弗·赫林回忆,当巴黎圣母院屋顶起火的消息传出后,协会收到许多人的致电,其中大多数是美国人,一些人声音哽咽——他们想捐款来修复这座他们深爱的哥特式建筑。“对美国人来说,巴黎圣母院不只是一座教堂或者遗址。它承载着美国人对法国和巴黎的情感。”

 

法国遗产协会迄今已经收到245万美元捐款,其中大多来自美国人,还包括了雅诗兰黛(Estée Lauder)捐的200万美元。如今,捐款总额还在不断增长。

 

美国巴黎圣母院之友(Friends of Notre-Dame de Paris)一时也涌入了大量捐款。该慈善机构成立于2017年,旨在为修复巴黎圣母院筹集资金。

 

该机构主席米歇尔·皮考德表示,火灾前,机构收到800余名捐赠者共计200万美元的捐款。如今,捐款人数已跃升至10000余人,新增捐款达600万美元。

 

这两个机构收到的捐款中,有95%都来自于美国人。

 

悲恸的美国人民随款附上了寄语。其中一封写着:“我99岁的母亲让我把这笔钱捐给巴黎圣母院火灾修复基金。多年前她曾去过巴黎,圣母院作为法国标志性建筑,它的美丽和悠久历史深深地打动了她。”

 

另一封写着:“1965年10月,我和我的丈夫曾在巴黎圣母院里及其护墙上共度几个小时的时光。”还有一则写道:“和大多数热爱巴黎的人一样,在听到火灾的消息、看到起火视频的时候,我忍不住哭了。”

 

巴黎圣母院承载了法国数千年的历史、艺术和建筑。当它几乎被大火吞噬时,法国人对此胆战心惊还情有可原——为什么大西洋彼岸的美国人也如此沉重悲痛呢?

 

赫林说,一些捐赠者分享了他们祖父母在二战中的战斗故事。1944年,巴黎圣母院广场上,当钟声响起宣告首都解放时,巴黎人纷纷向美国士兵致意。在此之前,希特勒认为圣母院将会是法国人的终极威胁,架了一座巨型大炮,炮口始终对着圣母院方向。

 

美国退伍军人中校刘易斯·高夫在塞纳河左岸为妻子拍照,背景是圣母院。

(摄影:托马斯·D·麦卡沃伊/《生活画集》/盖蒂图片)


迈克尔·佩里是布鲁克林的一名牧师。自1991年起一直到2017年,每年会去巴黎圣母院的夏令营主持仪式。圣母院起火的消息让他感到十分震惊:“巴黎圣母院是我们共同的巴黎圣母院,这座教堂属于全世界。当人们看见它被烧毁时,都不禁为它垂泪。它象征着很多东西——法国、信仰和历史。”

 

1963年,圣母院为肯尼迪总统举行了安魂曲弥撒;当时在巴黎做交换生的佩里,形容当时的教堂“人满为患”,以至于晕倒的人只能从人们的头顶上疏散出去。

 

1970年,尼克松总统出席了法国前总统戴高乐在圣母院的葬礼。

 

2009年,奥巴马总统和他的家人在那里点燃了蜡烛。

 

2017年7月,法国“第一夫人”布丽吉特·马克龙还带美国“第一夫人”梅拉尼娅·特朗普参观圣母院。

 

研究美国文化和电影艺术的学者娜塔莉·杜邦表示,美国人对巴黎圣母院有着一种“视觉依恋”,美国历史上没有类似的中世纪建筑。

 

在“巴黎圣母院之友”的皮柯看来,美国人对巴黎圣母院的爱源于他们认为圣母院是“基督教和人类遗产的象征”,是旅游和宗教的象征,也是艺术珍宝之乡。

 

无论在文学作品还是在影视作品中,圣母院驼背的敲钟人卡西莫多,似乎成了圣母院不可或缺的角色。杜邦解释说,各个年代的美国观众都看过《圣母院》,对于那些小时候看过迪士尼电影《钟楼怪人》的人来说,这部电影乃至这座教堂,都连接着他们的童年回忆。

 

圣母院还存在于许多美国经典著作中。在《一个美国人在巴黎》(1951)中,吉恩·凯利和莱斯利·卡隆曾在圣母院里跳舞;在《魂断巴黎》(1954)中,范·约翰逊和伊丽莎白·泰勒曾坐在圣母院旁边;在《谜中谜》(1963)中,加里·格兰特和奥黛丽·赫本身后驻立的就是圣母院。

 

在《爱在日落黄昏时》(2004)中,伊桑·霍克和朱莉·德尔比在其中饰演了一对法裔美国恋人。她们在塞纳河上乘船游览时,德尔比所饰演的角色说:“总有一天,圣母院将不复存在。”

 

伊桑·霍克和朱莉·德尔比《爱在日落黄昏后》(2004)中的表演。


得益于诸多捐款人,这句话并没有一语成谶。

 

这也并不是美国人第一次捐钱修复法国建筑。在1924年,约翰·D·洛克菲勒就曾承诺出资100万美元修复在一战中严重受损的兰斯大教堂、凡尔赛宫内的城堡和花园以及枫丹白露宫。

 

1973年被时尚界所熟知的“凡尔赛之战”中,包括克里斯汀·迪奥和伊夫·圣洛朗在内的法国人与奥斯卡·德拉伦塔、霍尔斯顿和比尔·布拉斯等美国人展开了一场时装秀大战,也是为了给凡尔赛宫修复筹备资金。


来源:The Guardian

原文链接:

https://www.theguardian.com/lifeandstyle/2019/aug/08/notre-dame-paris-why-have-americans-given-so-much-money-to-restore

编译:杨洪美

编辑:SHAN


特别声明: 本站转载或引用之图文若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及时更正、删除。版权问题及网站合作,请通过亚时中文网邮箱联系:asiatimescn@sina.com

热门话题更多>>

推荐文章

更多>>

扫一扫手机阅读

ATimesCN手机网站